<wbr id="2iaea"><wbr id="2iaea"></wbr></wbr><small id="2iaea"><wbr id="2iaea"></wbr></small><div id="2iaea"><div id="2iaea"></div></div>
<div id="2iaea"><wbr id="2iaea"></wbr></div>
<div id="2iaea"><button id="2iaea"></button></div>
<small id="2iaea"><wbr id="2iaea"></wbr></small>
<div id="2iaea"><wbr id="2iaea"></wbr></div><small id="2iaea"><wbr id="2iaea"></wbr></small>
<small id="2iaea"></small>
<small id="2iaea"><div id="2iaea"></div></small>

  在日前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頒布的我國首批綠色建筑設計評價標識項目中,中國2010年上海世博會世博中心作為唯一獲此殊榮的大型公共建筑而備受矚目。在住宅建筑或較小型公共建筑唱主角的綠色建筑領域,一物獨“大”的世博中心將引領中國綠色建筑“大”時代的到來。

  與新建建筑節能50%或65%以上的國家強制標準相比,綠色建筑是一個更廣泛的概念,它要求在建筑生命周期內,包括由建材生產到建筑物規劃設計、施工、使用、管理及拆除等系列過程,最大限度地減少能源的消耗以及對環境的污染。因而,綠色建筑的實施比一般要求的節能建筑更為嚴格,這也是綠色建筑遠比節能建筑少得多的原因。而在為數不多的綠色建筑中,也是住宅建筑和較小型公共建筑占據了絕大部分席位,綠色大型公共建筑可謂是冰山一角。

  以“可持續發展”為理念的綠色建筑是依托科技創新來實現的,新技術、新材料的應用也帶來了。高額的成本投入,有些建筑的“綠色”成本甚至高達50%。因而,高投入使得綠色建筑理念往往只適用于部分造價并不太高的小型建筑,高成本投入令大型建筑在“綠色”領域舉步為艱。同時,綠色建筑所要求的節地、節水、節能、節材等多個環節的協調與優化,也增加了大型建筑從規劃設計、施工到使用的管理難度與生產成本。

  然而,許多大型公共建筑卻是我國能耗的“黑洞”。據統計,占全國建筑總面積4%的大型公共建筑,耗能量卻占總的建筑耗能量的22%,也就是說其單位面積的耗能量比一般的建筑高了5倍,實測的結果甚至還有高10倍的。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仇保興曾指出,目前我國建筑設計界流行“罩著玻璃罩子,套著鋼鐵膀子,空著建筑身子”,這些建筑已成為浪費能源的樣板。

  大型公共建筑正面臨著高能耗亟需“綠色”與高造價阻礙“綠色”的兩難處境,而此次被授予“綠色建筑設計評價標識”三星級的世博中心項目無疑成為推動我國由“小綠”邁向“大綠”的先鋒力量。據建設設計方華東建筑設計研究院介紹,總投資近20億元的世博中心,綠色建筑增量投資約為5670萬元,僅占總造價的2.5%,而其按照減量化(Reduce)、再利用(Reuse)、再循環(Recycle)的3R設計原則,使節能、節水、節材等指標遠遠高于2.5%。例如,通過使用江水源熱泵技術,運行費用節省50-70%,一次能耗節省40-50%,年運行能耗節省5740兆瓦時;利用雨水收集系統,年平均雨水可回用量約為30000立方米,約占年用水量的14%以上;通過對電力負荷“移峰填谷”的蓄能空調,使得空調主機裝機容量減少900RT,耗電量約減少600kW。大量采用的環保節能技術及可再生能(資)源利用技術不僅可以有效提高建筑可再生能源利用率,降低整個建筑的運行成本,同時改善了整個建筑的外觀以及室內外環境,實現經濟、環境、社會效益的和諧統一。除了利用高新技術確保高投入有高回報外,世博中心還在建設中大打“中國牌”,力爭國產化,打破國外先進技術的保護壁壘。針對建筑體型復雜及大空間大跨度的結構特點,突破常規“以剛克剛”的抗震理念,采用了國產防屈曲耗能支撐結構體系,與傳統鋼支撐相比,防屈曲耗能支撐的應用既提高了結構抗震安全性,又減少結構用鋼量約2000噸。

  世博中心的成功為更多大型公共建筑鋪就了一條既可行又有效的“綠色”之路,然而,單體的大型公共建筑并不是實施綠色建筑的終點,當“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從單體建筑走向社區、城市等更大的區域,才標志著我國真正步入綠色建筑大時代。

  在日前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頒布的我國首批綠色建筑設計評價標識項目中,中國2010年上海世博會世博中心作為唯一獲此殊榮的大型公共建筑而備受矚目。在住宅建筑或較小型公共建筑唱主角的綠色建筑領域,一物獨“大”的世博中心將引領中國綠色建筑“大”時代的到來。

  與新建建筑節能50%或65%以上的國家強制標準相比,綠色建筑是一個更廣泛的概念,它要求在建筑生命周期內,包括由建材生產到建筑物規劃設計、施工、使用、管理及拆除等系列過程,最大限度地減少能源的消耗以及對環境的污染。因而,綠色建筑的實施比一般要求的節能建筑更為嚴格,這也是綠色建筑遠比節能建筑少得多的原因。而在為數不多的綠色建筑中,也是住宅建筑和較小型公共建筑占據了絕大部分席位,綠色大型公共建筑可謂是冰山一角。

  以“可持續發展”為理念的綠色建筑是依托科技創新來實現的,新技術、新材料的應用也帶來了。高額的成本投入,有些建筑的“綠色”成本甚至高達50%。因而,高投入使得綠色建筑理念往往只適用于部分造價并不太高的小型建筑,高成本投入令大型建筑在“綠色”領域舉步為艱。同時,綠色建筑所要求的節地、節水、節能、節材等多個環節的協調與優化,也增加了大型建筑從規劃設計、施工到使用的管理難度與生產成本。

  然而,許多大型公共建筑卻是我國能耗的“黑洞”。據統計,占全國建筑總面積4%的大型公共建筑,耗能量卻占總的建筑耗能量的22%,也就是說其單位面積的耗能量比一般的建筑高了5倍,實測的結果甚至還有高10倍的。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仇保興曾指出,目前我國建筑設計界流行“罩著玻璃罩子,套著鋼鐵膀子,空著建筑身子”,這些建筑已成為浪費能源的樣板。

  大型公共建筑正面臨著高能耗亟需“綠色”與高造價阻礙“綠色”的兩難處境,而此次被授予“綠色建筑設計評價標識”三星級的世博中心項目無疑成為推動我國由“小綠”邁向“大綠”的先鋒力量。據建設設計方華東建筑設計研究院介紹,總投資近20億元的世博中心,綠色建筑增量投資約為5670萬元,僅占總造價的2.5%,而其按照減量化(Reduce)、再利用(Reuse)、再循環(Recycle)的3R設計原則,使節能、節水、節材等指標遠遠高于2.5%。例如,通過使用江水源熱泵技術,運行費用節省50-70%,一次能耗節省40-50%,年運行能耗節省5740兆瓦時;利用雨水收集系統,年平均雨水可回用量約為30000立方米,約占年用水量的14%以上;通過對電力負荷“移峰填谷”的蓄能空調,使得空調主機裝機容量減少900RT,耗電量約減少600kW。大量采用的環保節能技術及可再生能(資)源利用技術不僅可以有效提高建筑可再生能源利用率,降低整個建筑的運行成本,同時改善了整個建筑的外觀以及室內外環境,實現經濟、環境、社會效益的和諧統一。除了利用高新技術確保高投入有高回報外,世博中心還在建設中大打“中國牌”,力爭國產化,打破國外先進技術的保護壁壘。針對建筑體型復雜及大空間大跨度的結構特點,突破常規“以剛克剛”的抗震理念,采用了國產防屈曲耗能支撐結構體系,與傳統鋼支撐相比,防屈曲耗能支撐的應用既提高了結構抗震安全性,又減少結構用鋼量約2000噸。

  世博中心的成功為更多大型公共建筑鋪就了一條既可行又有效的“綠色”之路,然而,單體的大型公共建筑并不是實施綠色建筑的終點,當“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從單體建筑走向社區、城市等更大的區域,才標志著我國真正步入綠色建筑大時代。

  在日前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頒布的我國首批綠色建筑設計評價標識項目中,中國2010年上海世博會世博中心作為唯一獲此殊榮的大型公共建筑而備受矚目。在住宅建筑或較小型公共建筑唱主角的綠色建筑領域,一物獨“大”的世博中心將引領中國綠色建筑“大”時代的到來。

  與新建建筑節能50%或65%以上的國家強制標準相比,綠色建筑是一個更廣泛的概念,它要求在建筑生命周期內,包括由建材生產到建筑物規劃設計、施工、使用、管理及拆除等系列過程,最大限度地減少能源的消耗以及對環境的污染。因而,綠色建筑的實施比一般要求的節能建筑更為嚴格,這也是綠色建筑遠比節能建筑少得多的原因。而在為數不多的綠色建筑中,也是住宅建筑和較小型公共建筑占據了絕大部分席位,綠色大型公共建筑可謂是冰山一角。

  以“可持續發展”為理念的綠色建筑是依托科技創新來實現的,新技術、新材料的應用也帶來了。高額的成本投入,有些建筑的“綠色”成本甚至高達50%。因而,高投入使得綠色建筑理念往往只適用于部分造價并不太高的小型建筑,高成本投入令大型建筑在“綠色”領域舉步為艱。同時,綠色建筑所要求的節地、節水、節能、節材等多個環節的協調與優化,也增加了大型建筑從規劃設計、施工到使用的管理難度與生產成本。

  然而,許多大型公共建筑卻是我國能耗的“黑洞”。據統計,占全國建筑總面積4%的大型公共建筑,耗能量卻占總的建筑耗能量的22%,也就是說其單位面積的耗能量比一般的建筑高了5倍,實測的結果甚至還有高10倍的。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仇保興曾指出,目前我國建筑設計界流行“罩著玻璃罩子,套著鋼鐵膀子,空著建筑身子”,這些建筑已成為浪費能源的樣板。

  大型公共建筑正面臨著高能耗亟需“綠色”與高造價阻礙“綠色”的兩難處境,而此次被授予“綠色建筑設計評價標識”三星級的世博中心項目無疑成為推動我國由“小綠”邁向“大綠”的先鋒力量。據建設設計方華東建筑設計研究院介紹,總投資近20億元的世博中心,綠色建筑增量投資約為5670萬元,僅占總造價的2.5%,而其按照減量化(Reduce)、再利用(Reuse)、再循環(Recycle)的3R設計原則,使節能、節水、節材等指標遠遠高于2.5%。例如,通過使用江水源熱泵技術,運行費用節省50-70%,一次能耗節省40-50%,年運行能耗節省5740兆瓦時;利用雨水收集系統,年平均雨水可回用量約為30000立方米,約占年用水量的14%以上;通過對電力負荷“移峰填谷”的蓄能空調,使得空調主機裝機容量減少900RT,耗電量約減少600kW。大量采用的環保節能技術及可再生能(資)源利用技術不僅可以有效提高建筑可再生能源利用率,降低整個建筑的運行成本,同時改善了整個建筑的外觀以及室內外環境,實現經濟、環境、社會效益的和諧統一。除了利用高新技術確保高投入有高回報外,世博中心還在建設中大打“中國牌”,力爭國產化,打破國外先進技術的保護壁壘。針對建筑體型復雜及大空間大跨度的結構特點,突破常規“以剛克剛”的抗震理念,采用了國產防屈曲耗能支撐結構體系,與傳統鋼支撐相比,防屈曲耗能支撐的應用既提高了結構抗震安全性,又減少結構用鋼量約2000噸。

  世博中心的成功為更多大型公共建筑鋪就了一條既可行又有效的“綠色”之路,然而,單體的大型公共建筑并不是實施綠色建筑的終點,當“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從單體建筑走向社區、城市等更大的區域,才標志著我國真正步入綠色建筑大時代。

上一頁:建筑公司對外承包工程管理條例

下一頁:PPP模式下建筑企業的競合之道

久久精品不卡一区二区|精品人妻中文字幕无码二区|国产欧美乱码一区二区三区|996热在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
<wbr id="2iaea"><wbr id="2iaea"></wbr></wbr><small id="2iaea"><wbr id="2iaea"></wbr></small><div id="2iaea"><div id="2iaea"></div></div>
<div id="2iaea"><wbr id="2iaea"></wbr></div>
<div id="2iaea"><button id="2iaea"></button></div>
<small id="2iaea"><wbr id="2iaea"></wbr></small>
<div id="2iaea"><wbr id="2iaea"></wbr></div><small id="2iaea"><wbr id="2iaea"></wbr></small>
<small id="2iaea"></small>
<small id="2iaea"><div id="2iaea"></div></small>